当前位置:海宁新闻网 > 热点 >

蔡英文算哪种“台独”?_热点

2020-08-17 02:36 |作者: admin666 |来自:

(原标题:蔡英文算哪种“台独”?| 台湾一周)

8月9号,美国卫生部长亚历克斯·阿扎到访台湾,给民进党当局极大的鼓舞。哪里知道这位部长致辞的时候,不小心口误,把蔡英文称呼错了。这本来无关痛痒,毕竟阿扎在职业生涯里对蔡英文的确很陌生,口误也是可以理解的。但是国民党开记者发布会专门要求民进党当局让这位阿扎道歉。民进党呢?则有点恼羞成怒,断然否认阿扎口误外,还口出不逊说国民党以及那些质疑的人士是“鸡鸣狗盗地带风向,只凸显当事人的浅薄与无知”。结果,反而是阿扎不好意思,自己承认是口误了。于是民进党又说,国民党是鸡蛋里挑骨头。总之,不承认之前自己的硬拗。

岛内两党的政治攻防,总是围绕着这些枝节。但有意思的是,每当国民党有不当言行,民进党总能上纲上线,要求当事人道歉,当事人道歉完了,又说他道歉的力度不够,检讨的方向不对,抑或说还有国民党的其他谁谁没有表态,总之没完没了地抓住不放。而国民党呢?被困在道歉螺旋中泥足深陷。

而反之,当国民党抓住民进党的小辫子的时候,民进党的态度却往往是:绝不道歉,能硬拗就硬拗下去。

最有意思的是2016年蔡英文第一任刚开始,过年的时候印春联,用了台湾诗人赖和的一句诗。结果,用错了。把“自自由由”写成了“自自冉冉”。中文没有这种用法,但春联已经印出来了不好回收。这本是一场笑话,笑笑也就算了。但民进党发言系统愣是将这么显而易见的错误,说成是赖和的创意,结果引起了台湾各界的大讨论。讨论到最后,依旧各执一词。即便是非显而易见,民进党却仗着执政,甚至要求将这句话编入词典。还好,岛内的“辞典编审会”知耻,以该词没有稳定使用为由拒绝收入。

蔡英文的手写春联。

因为颜色不同形成阵营,不同阵营只相信片面之词。所以吴宗宪有一次开玩笑说,台湾自从有了蓝绿,就不再有黑白。

美国这位卫生部长跑到台湾来,无非是因为目前中美关系恶化,特朗普政府为了连任刺激选票,不断出招妄图影响中国的战略定力,制造可以影响选情的事件。所以这段时期里,美国针对科技、商业、媒体、南海、香港、台湾等涉及到中国底线的方方面面,频繁下手。虽然美国官员跑到台湾来非常不合适,违背了此前中美两国之间的约定与默契,但在疫情期间,美国卫生部长以相互交流防疫的名义到台湾,也算是打打擦边球。

美国在台协会配合民进党当局鼓吹,说阿扎在美国总统继任顺序中排行第十二,是“美国最高层级访台官员”,以此彰显阿扎的重要性。但说到底阿扎也只是一个部长而已,过去也不是没有类似的部长来过台湾。而且阿扎还不被特朗普所喜,几度要将其从团队中除名。这次来访,美国国内反应很淡。而台湾这边呢,热闹一阵以后,发现这场秀口惠而实不至——台湾方面期待的协议与合作一件也没有,只签了一个只有象征意义而毫无实际内容的所谓“共同防疫协议”。

又比如针对如今美国研发的疫苗,台湾记者就问,将来美国是不是将疫苗供应给台湾一些?阿扎说,疫苗将优先供应美国国内。如果有多余的话,将会以公平的方式供应给国际。

阿扎加入特朗普团队之前,曾在美国医药企业礼来公司(Eli Lilly)就职数年。在他任职期间,多种药品价格大幅提高,比如对糖尿病患者而言至为重要的胰岛素。所以,当时也有参议员反对阿扎的任职。他们说,要找愿意与制药业的贪婪作斗争、降低处方药价格的卫生部长,而不是从中牟利的人。

显然阿扎代表着“贪婪”的美国制药业,以他的意思,未来疫苗还是按市场机制推出,即使面对台湾记者,阿扎提也没有提到台湾。真是一句客套话也不肯说。

美国人为什么来?国民党公开说,不过是把台湾当作刺激大陆的工具而已。就如马英九说的,蔡英文作为领导人,不是告诉台湾人打仗的时候能守几天,而是告诉大家如何不打仗。因为一旦打仗,对于台湾而言,首战即终战。

当然台湾人似乎听不得这个,骂马英九“失格”。马英九只是实话实说而已,这道理蔡英文政府难道不明白吗?

蔡英文对其中的利害关系心知肚明,所以最近也罕见表态,告诫自己的政党,虽然如今美国和台湾的关系很好,但也必须要审时度势,不能冒进。

中美对抗,台湾如果做导火索,除了引火烧身外,看不出有任何好处。而且如果过度配合特朗普演出,等到几个月后美国大选落幕,民进党也怕得罪可能会上台的另一位。所以日本记者放出美国将联合台湾成立新的卫生组织的时候,民进党第一反应是彻底否认。后来美国部长亲口说有此事的时候,民进党当局也顾左右而言他,没有跟进。

8月13日,中国东部战区新闻发言人张春晖空军大校称,近日,中国人民解放军东部战区多军种多方向成体系出动兵力,在台湾海峡及南北两端连续组织实战化演练,进一步检验提升多军种联合作战能力。

而这场演习的目的,张春辉毫不讳言是警告台湾和“个别大国”,不要有试图制造“台独”、分裂国家的挑衅行为。

所以此时此刻,哪里是“台独”张扬的时候。

蔡英文算哪种“台独”?

陈文茜与赵少康有一个有意思的讨论:蔡英文究竟是不是“台独”。陈文茜的看法,蔡英文不是“台独”,只是国民党过去训练的一个技术官僚,恰好放在了民进党而已。蔡英文本质上还是和林全、李大维这些“老男蓝”是一类人,所以他们彼此亲近。蔡英文在政治生涯中,非常懂得如何趋利避害。她规避了所处时代的每个风险。比如“党外”时期,“美丽岛事件”的时候,蔡英文岁月静好地做她的教授。然后在李登辉培养下,做一个安逸的官僚。后被陈水扁延揽,继续升官。最后因为要被提名“不分区民代”才加入民进党,又因缘巧合地成了民进党的党主席。

蔡英文和李登辉“情同父女”。

赵少康则说,她虽然不是“台独”,但做的事情都是在“台独”,用的人都是“独派”。

蔡英文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?

蔡英文领导民进党,其实乏善可陈。所采用的,不过是街头暴力对抗与瘫痪立法机构议事两招而已。但也实实在在地窒碍了马英九当局的一些政策制定。当然,主观上是马英九当局的执政失能,客观上,当时国际经济形势恶化,台湾社会的向下沉沦。经过最后洪仲丘、“太阳花”等一系列街头事件的放大,国民党最终跌入谷底,让民进党得手。

可是等到蔡英文上台,仅仅一年的时间,执政几乎全部溃败,速度快到不可想象。

2018年民进党大败以后,运气好得出奇。得益于国民党内斗,炒作香港形势等等,民进党莫名其妙地反转行情。在讨厌韩国瑜的社会氛围中,蔡英文不但通过连任,而且居然成了史上得票最高的台湾地区领导人。

正当民进党一片欢天喜地的时候,媒体人又兼民进党人的吴子嘉就说,很快,他们就会把这一切搞烂。

吴子嘉不幸言中,蔡英文连任这才刚开始,民进党就陷入贪腐风暴中。

蔡英文当初并不受那些“老独派”的青睐。那些“老独派”,意识形态顽固保守,还非常轻视女性,说“穿裙子的不能领导三军”,害得蔡英文至今也不敢再穿裙子。而民进党创党的“美丽岛世代”,如吕秀莲这些人,则觉得蔡英文是投机分子,至今口诛笔伐、不遗余力。

吕秀莲多次拿蔡英文的博士论文开刀。

但蔡英文却得到了民进党中生代的支持,因为他们知道,一个政党,最终是要通过执政来实现价值,而不是靠在街头喊口号。他们最终要走向罗文嘉嘴里说的所谓“世俗化”,也就是通常所谓的“建制派”。而这些,辜宽敏做不到,施明德做不到,甚至连陈水扁都不算是理想的领导者——不是因为陈水扁贪腐,而是因为陈水扁很强势。

比之陈水扁,蔡英文更适合被民进党内的这些派系控制。蔡英文刚上台的时候,有“老独派”如吴澧培这些人喊价,蔡英文马上安排了他的侄子吴钊燮出任要职。可是这些“老独派”并不买单,甚至指手画脚,大言不惭。比如辜宽敏说蔡英文做四年就好。“独派”们甚至成立“喜乐岛联盟”去反对蔡英文。蔡呢?该妥协的时候很妥协,该下手的时候也很干脆。通过民视改选,直接让“喜乐岛”的创办人,当时的民视董事长郭倍宏出局。这次选举,“喜乐岛”更是溃不成军,这些“老独派”们,终于成了不必计较的力量。

郭倍宏(中)在“喜乐岛联盟”筹组记者会上。

而真正牢靠控制了蔡英文的,是民进党第一大派系“新潮流系”。2018年的时候,台湾第一大党是“讨厌民进党”,而岛内全民和民进党都讨厌“新潮流”。然而到了蔡英文第二任,“新潮流”依旧牢固掌握着权力,可见该派系韧性之强。

而如今民进党内一系列腥风血雨的内斗,幕后黑手“新潮流”呼之欲出。苏嘉全刚倒台,又轮到林佳龙及其身后的派系,也就是“游系”。

蔡英文能通过“新潮流”整肃政敌,但却不见得有能力去整肃“新潮流”之乱。

总之,蔡英文更像一个技术官僚,她擅长的不是解决问题,而且面对问题的心态很官僚化。比如她甘愿配合各派系的争权夺利,甚至到了坐视恶果发生的地步。她隐忍,她也纵容,她处乱不惊,因为经验表明,关键时候,有国民党的送分题。上一次是马英九,这一次是韩国瑜。

相对而言,蔡英文比较克制。她懂得妥协,试图通过权力的分配让那些说三道四的人闭嘴。可是,权力让人更加欲壑难填。上一个四年,危机让民进党整合起来。而新的四年,局面又开始失控。她任用“独派”无非是为了安抚,为了维系自己的权力极尽酬庸之能事。但她的核心政策还是维持现状,所以蔡英文放话不敢冒进。

但核心问题是,近来局势变化,很多事情已非过去那样游刃有余。简而言之,无论主导地位,还是窗口时间都已不在蔡英文这边。

赵少康说蔡英文是一个没有理想的人,并且愤愤不平政治工作者怎么能没有理想。

可是,多次不分场合称自己是“务实台独工作者”的赖清德是有“理想”,但他的“理想”除了把两岸拖向火海外,还能有什么未来?事实上,赖清德声称自己是务实“台独”的时候,他的政治生涯基本就到头了。

吴子嘉说有一种“台独”,叫做商业“台独”,便是那种赚“台独”钱的人。

那蔡英文这种呢?

交通“部长”林佳龙卷入贪污案

这一次岛内的贪腐风暴,真正叫人惊奇的是,没有什么颜色对立。所谓“颜色”不过是角色扮演而已,不同的人设,获得不同的支持者,但最后汇流在一起,还是服务于个人的私欲。这方面,是不分党派的。民进党、国民党和“时代力量”。无论是死敌,还是新旧政治势力,最后居然都被一点新台币给集合在一起。上下其手,服务于权贵资本。

所以贪腐案爆发是迟早的事情,但更有意思的是,比贪腐案更吸引眼球的,是背后的政治斗争。

徐永明

“时代力量”的主席徐永明家里搜查到300万(新台币,下同)现金。徐则辩解是借钱发党工工资的。去年借钱到现在没发也就算了,奇的是徐永明说,这300万是民进党现任台湾交通部门负责人林佳龙借给他的,而且借的就是现金。有证人,有地点。

这是徐永明的证词,按说不会撒谎。但林佳龙出来喊“无中生有”,说事情由台湾的检察部门统一发布。

又一个300万现金的民进党人。宛如上次丢300万不当一回事的陈明文的翻版。

林佳龙是上一届的台中市长,自我期许一直很高。前年他以为板上钉钉的连任,结果被卢秀燕打得落花流水,灰溜溜落选。

但他毕竟是民进党派系“游系”的希望,于是落选反而升官。当时和他同一批落选同志们,都高高兴兴地升官了,如陈其迈、苏贞昌。

陈其迈(左起)、林佳龙、苏贞昌、魏明谷、李进勇败选后任要职,被戏称为“败选者联盟”。

显然,落选不代表林佳龙会止步于此。

他的老婆是奇美集团的千金,所以财力雄厚。他拿出300万是没有问题的。

他和徐永明是台中同乡,是台大校友。他曾经推荐徐永明参选,结果徐被民进党给丢开,以致徐永明公开大哭一场,抹干眼泪以后,投奔了“时代力量”,轻轻松松地当了“不分区民代”。

林佳龙很支持“时代力量”,尤其当初洪慈庸在台中选举,林佳龙几乎不遗余力地帮她竞选。洪当选后,找的老公是林佳龙的心腹幕僚。而这次落选。又被安排到“游系”老大游锡堃手下做事,继续坐领高薪。

当时“时代力量”内讧,林昶佐走得干脆,洪慈庸则坐等了一会儿,看到“时代力量”未来希望实在不大才走的。也可能是等这份高薪工作落实以后,才下定决心离开。

林佳龙扶持“时代力量”,也是公开的事实,即便后来“时代力量”与民进党渐行渐远,接着“时代力量”内部分裂,但“时代力量”毕竟代表了一部分岛内年轻人的政治趋向。

林佳龙是有野心的人,未来他要面对的对手是郑文灿和赖清德。郑赖都是“新潮流”。而比较之下,“游系”要单薄很多。林佳龙扶持自己的力量,借给徐永明钱,也是说得通的。但说不通的是,他为什么要给现金。帮助“时代力量”,很见不得人吗?

这种事情林佳龙敢出来否认,让事情变得扑朔迷离。如果证明是撒谎的话,林佳龙的政治生命就算是结束了。所以沈富雄说林佳龙可能是被冤枉了。

林佳龙回应称,不实报道已委请律师追究。

沈富雄给出一个看法是,徐永明人赃俱获。要说明钱来源,最好找一个相熟的人帮其圆谎。估计徐永明认为和林佳龙关系不错,林也是随随便便拿得出300万的人。而且为了防止被查金流,干脆就说,是拿现金了。

有意思的是,无论这钱是不是林佳龙给的,但正在侦查中的案件,嫌疑人的证词怎么就流到了爆料人周玉蔻的手上。而周玉蔻总能拿到民进党内部的一手材料,也是耐人寻味。

徐永明已经是落水狗了,林佳龙才是新鲜的目标,虽然这是一桩民意代表集体受贿的案子,但几乎人人都觉得,这是披着贪污外衣的权斗而已。

无论是不是林佳龙,他都被影射到了。像是路上被人泼粪,后来洗得再干净,也挡不住身上的臭味。

而且民进党目前这出大戏,不如纸牌屋那般细腻,显得更加简单粗暴。

本周六,高雄补选结果也终于出炉,民进党的陈其迈取得67万余票,击败国民党籍对手李眉蓁,以及民众党候选人吴益政。此次补选是因为国民党籍前市长韩国瑜于6月份被罢免而举行。

[责任编辑:admin666] 

友情链接:

浙新广局备3321560号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备案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