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海宁新闻网 > 热点 >

山砀镇8天8夜:两起连环杀人案后村民闭门不出

2020-08-17 02:37 |作者: admin666 |来自:

(原标题:山砀镇8天8夜:两起连环杀人案后村民闭门不出 嫌犯落网村民重新亮灯)

封面新闻记者 廖秀 谢凯 发自江西抚州

8月16日下午4时许,历经8天8夜围捕,江西抚州乐安两起连环杀人案疑犯曾春亮,终于落网。

被抓捕时,曾春亮表情平静,面带微笑,身上仅有一些现金、打火机和烟,摩托车一侧,放置着锤头和尖刀。被捉捕当天,康家遇害老人刚举行完葬礼,得知落网消息后,全家人在父母灵前下跪,“终于可以告慰父母的在天之灵了。”

回 乡

6月,在浙江刑满释放1个月的曾春亮回到了家乡江西抚州山砀镇厚坊村。

坐牢8年的他,似乎与社会脱节了,微信、支付宝不会用,身上只有弟弟给他的现金。他试图找工作谋生,但不管是朋友介绍的还是自己找的,都没有进行下去。

曾春亮的第一份工作是和弟弟一起去工作,在一个工业园,干了几天曾春亮就不干了,熟人说,“他嫌工资太低,只有1000多元,不够自己的日常开销。”朋友也给曾春亮介绍过工作,但是要去宁波,曾春亮摆摆手,“做不了,太辛苦了,不去。”

距离厚坊村6公里的蕉坑乡,成了曾春亮经常逗留的地方。乡里人少,年轻人都去在浙江打工,大多数老人和孩子留守在家。

山砀镇

蕉坑乡一餐厅老板杨先生早年也在浙江打工,曾春亮偶尔在餐厅楼上的宾馆住宿,时常一个人来餐厅吃饭,每次就点一个菜,杨先生见他拮据,通常就收他10几块钱。

曾春亮喜欢抽烟,他偶尔在杨先生店里拿一包25元钱的金圣牌香烟,从包里掏出多块硬币,拿给杨先生。他也喜欢看人打牌,杨先生父亲打扑克,一块钱一局,他也能在旁边看一天。

“谁都有落难的时候,我们这儿的人都很纯朴,想着他刚出狱,帮帮他。”杨先生平时跟曾春亮说话,他基本上是笑脸回应,话很少。杨先生口渴了,让他拿瓶水,他就去拿了,“很好说话。”

没想到,这个总是脸上笑嘻嘻,话很少的曾春亮,会成为两起连环凶案的亡命之徒。

行 窃

7月22日,曾春亮潜入康家盗窃。

早上6点过,60多岁的熊英(化名)上三楼打扫卫生,发现一名光头男躺在地上,她连忙呼喊,曾春亮一跃而起,将螺丝刀抵住熊英喉咙。

大儿子康帅(化名)跑上楼,将曾春亮一把推开,曾春亮拿手中的螺丝刀狠狠刺向康帅胸口,双方搏斗约5分钟,曾春亮威胁“敢报警就杀了你们。”康帅勉强控制住了对方,为了母亲的安危,他将曾春亮放走,曾春亮骑摩托车往附近航桥村方向逃窜。

康帅在与曾春亮搏斗时留下的伤痕

第一次入室后,曾春亮仍经常在山砀镇出没。当时,朋友都不知道曾春亮又犯了案。“后来我们猜测,可能是他弟弟给的钱用完了,他又不愿意去工作。”

8月5日下午5点20分,曾春亮走进蕉坑乡一家网吧。曾春亮询问网吧老板,去往丰城市的班车是几点,之后在他外面等了一阵。因为时间太晚了,曾春亮没有等到车。

8月7日早上,开旅馆的陈先生在早餐店和曾春亮相遇,他们打了个招呼。后来,陈先生从朋友那得知,昨日晚,曾春亮想要入住朋友在镇上的酒店,酒店前台办理住宿手续时,发现曾春亮手上有一个刀疤,就让他出示一下身份证才能办理入住,“他说身份证不在身上,没带。”

8时许,曾春亮骑着摩托车离开,摩托车行驶的方向正是他的老家厚坊村。

逃 逸

8月8日,曾春亮再次潜入康家,将康家父母杀害,并锤击7岁男孩头部,致男孩重伤昏迷至今。

8月13日早上7点,警方搜山和道路盘查时,曾春亮返回老家厚坊村,并住在该村驻村扶贫干部宿舍,将返回上班的该县医保局扶贫干部桂高平杀害。

当天下午,山砀镇居民看到,一车一车武警、警察、民兵集结至山砀镇,展开地毯式搜山与道路盘查。

8月13日晚,民兵在厚坊村彻夜搜捕

8月15日,警方戒备更加森严,从山砀镇行至厚坊村,每个大路口就要搜车排查,王家山五步一防,数位民兵在烈日炎炎的山道上蹲点。

两起连环凶杀案让山砀镇居民人心惶惶。从前热闹的山砀镇,许多居民会在饭后来到广场打乒乓球、散步。案发后,街上的每一处电桩,都贴着一张通缉令,上面放着三张疑犯曾春亮的照片,以便居民辨识。每当夜晚来临,家家户户都紧锁门窗,四处一派冷清。

8月14日,厚坊村村委会周围已经拉起了警戒线

蕉坑乡沿街的大门都紧闭着,饭店老板告诉记者,乡里人少,年轻人都外出务工,留守乡里的几乎都是老人小孩,案发后,为了安全,白天都在屋里不会出来。

乡政府前,广播循环播放着捉拿曾春亮的悬赏通告,称曾春亮身高1.68米左右,身材较壮实,逃跑时穿解放鞋,米黄色五分裤。并提醒居民不要独自上山,要注意家中物品有无被盗,注意空置房、牛栏、猪栏和水库房有无人员滞留,一旦发现线索立即报案。

抓 捕

8月16日下午3时30分许,大量警车向厚坊村集结。下午4时许,警方利用无人机,开始在山头盘旋喊话:“曾春亮,你已经被包围了,奉劝你赶紧下山,投案自首!”

警方布控现场

下午4时20分许,曾春亮在厚坊村邻近的航桥村十字路口被捕,当时他骑着一辆摩托车,紧跟一辆大货车试图冲过警方卡点。警方将大货车叫停,曾春亮无路可逃现场被擒。随后,封面新闻记者在现场看到,路上留下里明显的刹车痕迹,大货车旁还有几滴血迹。

“上一个关卡打电话来,说有个骑摩托车戴帽子的人可疑。”目击村民介绍,他们先将摩托车放倒,然后扑住曾春亮时,他并没有反抗,“我们当时人多,他也反抗不了。”

村民摁住曾春亮后,掀起他的头问:“是曾春亮吗?”“他回答说是,我第一眼就认出是他。”目击村民说,曾春亮马上说了一句:“我自己来的。”

从村民拍到的现场抓捕视频看到,曾春亮戴着黑色棒球帽,身穿黑色体恤。警方将其控制后,取下帽子,确认是“光头”。警方询问姓名时,曾春亮面带微笑,嘴里说着:“不要急嘛。”民警多声呵斥后,他才答道:“曾春亮嘛。”

民警现场搜身发现,曾春亮裤兜里还揣着一叠现金,其中有多张百元钞票,此外,身上还有烟和打火机。倒在地上的摩托车一侧,还放置着锤头和尖刀。

重归平静

得知曾春亮落网的消息,航桥村村民纷纷涌了出来。在通向厚坊村的路口,上百名村民站在街侧,张头抬望,无数人议论着“终于捉到了。”

航拍画面:画圈处为曾春亮被抓地

有目击村民说,曾春亮被抓时,携带的榔头已经换了一把,不是在康家作案时的拿一把,“一个是木匠用的,一个是泥水匠用的,差别很大。”

康家大女儿介绍,郑春亮戴的那顶棒球帽,也是从康家偷走的。

现场一位围观村民告诉记者,人没被捉到时,一直提心吊胆不敢出门,现在人捉到了,终于敢出来了。他说,“前几天,家里的小孩都怕得要死,晚上都不敢一个人睡觉。”

街边,四位村民摆起了小桌,开始打扑克,其中一位婆婆笑着说,“憋坏了,也不敢在街上乱蹿,好一阵没打过扑克了。”

与此同时,受害者康家也得知了凶手落网的消息,当天上午,他们刚把父母安葬。得到消息后,全家人在父母灵前下跪,“终于可以告慰父母的在天之灵了。”不过,康家人也提出,7月22日,曾春亮入室行窃被发现,捅伤了人,到8月8日再次案发,康家至少2次主动报警,但嫌疑人一直在镇上出没,没有被警方抓获,“警方是否有失职,我们也在等相关部门的调查结果。”

据悉,8日后,乐安县检察机关已经介入调查。

[责任编辑:admin666] 

友情链接:

浙新广局备3321560号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备案信息